“用爱栽培”惠及中美两国更多消费者
2017-11-10 15:29:44 
  已有人浏览
美国威斯康星州中北部的沃索市有着“世界花旗参之乡”的美称,走进当地任何一家西洋参种植园、工厂或商店,中国元素随处可见,门口的中国石狮,展示台上陈列的中国传统“福禄寿”三星,方便取阅的中文资料等。 “每天早晨起床后我最关心的两件事,一件是看看降雨量和光照,因为天气是影响花旗参生长的重要因素,另一件就是中国市场行情走势。”美国威斯康星州花旗参农业总会会长罗伯特·卡尔顿斯基(Robert Kaldunski)说起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时,他告诉记者,这是影响花旗参产量和销量的两大因素。“我们一直紧盯中国市场,不仅是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还包括两国政府间的关系,尤其是经贸关系。” 威斯康星州的参农在流水线上对花旗参进行初级筛检。摄影:高石 “特朗普总统访华,相信能够达成让两国都受益的成果” 美国威斯康星州花旗参农业总会位于沃索市马拉松县,并在中国上海设有一个联络处。该农业总会成立于1991年,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半官方机构,代表威斯康星州182户花旗参种植者的利益。 花旗参是威斯康星州土生土长的植物。早期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在森林里发现了野生花旗参,大约在19世纪时开始收获。20世纪初期,上千名参农开始人工种植花旗参。二战期间,威斯康星州汉堡地区的弗洛姆兄弟成为了当地第一代参农。正是从那时开始,威斯康星州中部一举成为全美花旗参的交易中心。迄今为止,威斯康星州人工种植花旗参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罗伯特·卡尔顿斯基是新一任会长,得知有中国记者来采访,他欣然答应。 在罗伯特·卡尔顿斯基的办公室,陈列着各种与花旗参相关的书籍、图片和不同年份的花旗参样本。但有一个立在柜头的长须人参吸引了记者的注意。“这是来自中国的合作伙伴送给我们的一株吉林长白山人参。长久以来,威斯康星花旗参农业总会都与中国有着良好的关系,密切的联系与合作。” 罗伯特·卡尔顿斯基告诉记者,现在,威斯康星州花旗参产量约占全美花旗参产量的95%,85%都销往亚洲市场。其中,80%都销往到中乐虎官网注册地和中国香港地区。“去年的销售额大约是5000万美元,我们的买家大多来自中国,对我们来说,中国就是我们的市场。” 威斯康星州的整个花旗参产业链在美国为至少3000人提供了就业机会,于此同时,他们也为当地政府的税收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我们有起码有20%的利润通过上税的方式返还给了本地社区,帮助当地其他领域的发展。” “我们知道特朗普总统正在与习近平主席在中国举行重要会谈,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两国总统都在为两国人民的争取最大的利益,我们期待着能够获得良好的合作机会。虽然我不了解两国间具体的经贸协定内容,但相信能够达成让两国都受益、有利的成果。” 罗伯特·卡尔顿斯基说,他本人尚未去过中国,但是作为新任威斯康星州花旗参农业总会的会长,中国之行已经在他的计划当中了。 威斯康星州的参农在花旗参风干车间查看情况。摄影:高石 专门为中国消费者设计包装,增加“二维码” 为什么是“威斯康星花旗参”?威斯康星州参议员杰瑞·彼得罗夫斯基(Senator Jerry Petrowski)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威斯康星州气候条件理想,土壤肥沃富含各种矿物质,极为适宜种植花旗参。目前,北纬45度是全球人参的主要产区,中国吉林、美国威斯康星州,以及加拿大安大略省等大约都位于这一纬度上。其中,处于丘陵地带的威斯康星州种植的花旗参含有大量人参皂甙成分和先苦后回甘的味道。 舒马赫家族在沃索市种植花旗参已超过40年,目前担任威斯康星州花旗参农业总会副会长戴夫·舒马赫(Dave Schumacher)带着记者来到他家的参园,向记者介绍花旗参的种植过程。西洋参是个“耐心”产业,人工种植的西洋参一般分为3年参、4年参和5年参。从育种、播种到收成要4、5年,加上前期准备土地,周期大概在5-6年,其间如果雨量过大或者大雪压垮遮阴棚,一切努力都将白费。新鲜西洋参被挖出来后,需要进行冷藏、清洗、风干、切割等程序,这其中大部分工作都必须依靠人工操作。加之,西洋参对土地的要求很高,种植过程中会充分汲取土壤养分,一块土地一旦种植过一次西洋参就无法再进行第二次种植,只能转卖或租给他人种玉米或其他农作物。 “花旗参不喜欢潮湿,当花旗参长到一定程度后,需要在土壤上覆盖稻草,让其保持干燥。”在一块两年生的花旗参地上,戴夫?舒马赫小心翼翼地拨开稻草,挖出了一只西洋参,捧在手心向记者展示。这株“两岁”的花旗参,个头尚小却已长出不少参须,“只要不破坏它的根部,再埋进土地里,它还能接着长”,戴夫?舒马赫说,“我们现在坚持用木头做的遮阴棚,以前曾尝试用过成本更低的帆布,但发现还是木质的隔热性更好,更能保持花旗参的品质”。 当记者询问,中国消费者应该如何识正宗的威斯康星花旗参时,戴夫·舒马赫坦言,对普通消费者来说,这确实有难度,他们也尝试各种手段来保证威斯康星花旗参的真实性,比如加入威斯康星州花旗参农业总会的参农可以使用总会的商标,证明这是正宗的威斯康星花旗参。当地最大的花旗参农场主格雷克·宝曼(Kraig Baumann)则告诉记者,他家的种植的花旗参产品在中国市场出售时,包装上都有二维码,这是针对中国消费者专门设计的,“目前中国的同仁堂是我们最大的客户之一,我们很重视中国市场,”他说。宝曼家族在当地种植花旗参将近45年,目前花旗参年产量在25万磅左右,“我们希望中国消费者能使用最好品质的威斯康星花旗参”,格雷克·宝曼表示。 威斯康星州的参农正在分装经初步清洗完毕的花旗参。摄影:高石 期待未来能有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 花旗参在亚洲市场十分受欢迎,但美国本土却遭“冷遇”。如何看待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现象,杰瑞·彼得罗夫斯基告诉记者,他本人每天都服用花旗参胶囊,但总体而言,花旗参在美国市场几乎没有推广,这导致花旗参在美国市场上知名度很低。此外,中国人喜爱花旗参也和中国文化有很大关系。今年5月,杰瑞·彼得罗夫斯基在威斯康星州推动了一项关于花旗参成为该州草药(herb)的议案,目前议案已获得法律通过,只待州长正式签发。沃索市的花旗参经销商格林·莫洛克斯基(Glenn Mroczenski)则认为,美国人喜甜,花旗参略带苦味,在口感上有点难以接受,“我还知道有句话叫‘苦尽甘来’,这或许和花旗参先苦后回甘的味道有点像,当然,营养价值是中国消费者最看重的”。 罗伯特·卡尔顿斯基还介绍,花旗参产业在威斯康星州虽然只是一个3000万到5000万美元规模的产业,但因为和中国等亚洲国家和地区进行着非常重要的贸易往来,所以是一个非常重要,也非常独特的产业。 威斯康星州副州长丽贝卡·科里菲沙(Rebecca Kleefisch)于2014年12月率团访问了北京、上海、成都等地,访问期间,她把威斯康星花旗参作为礼物赠送给中方。丽贝卡·科里菲沙介绍,目前有63家威斯康星州企业与中国有经贸往来,但只有4家中国公司在威斯康星州落户,期待未来能有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杰瑞·彼得罗夫斯基表示,他十分看重威斯康星州和中国发展经贸关系,特朗普总统正在中国访问,希望两国能以此为契机,在经贸领域实现更多合作。近几年来,威斯康星州的制造业也面临结构转型的挑战,未来将会投资更多高科技技术,希望能在这个过程中,和中国有关企业加强合作。 “威斯康星州花旗参农业总会的口号是‘用爱栽培’,对发展美国和中国的经贸关系来说,同样需要‘用爱栽培’,惠及两国更多消费者”,罗伯特·卡尔顿斯基告诉记者。
本文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LY006
未特殊说明文章来源,均系乐虎168生活网原创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转载须注明"稿件来源:乐虎168生活网",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乐虎168
乐虎官网注册
国际
社会
娱乐
时尚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