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报已“死” 电报人还活得好好的
2017-07-06 09:17:07 来源:乐虎168新闻网
  已有人浏览
[摘要]2017年6月15日,北京电报大楼营业厅正式宣布停业。虽然电报业务还象征性地存在,但这几乎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在这条曾经的信息高速公路上,他们沉默地忙碌,沉默地让路,沉默地挥别。

电报已“死” 电报人还活得好好的

2017年4月,高丽娴在中国流动科技馆展厅中,给学生演示无线电发报。图片(除署名外) 受访者供图

北京电报大楼停业标志电报行业落幕;电报人讲述代码传递的故事;身上仍保留戴手表、耳背等职业印迹

一份重要信息,要经过6个小时,才发送到对方手里,还得是大城市。在今天看来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但在三四十年前,每天都在发生。

7点的钟声,敲开北京的黎明。电报大楼国际报务员贾锡刚上了一整夜的班,正快速敲击键盘,给大洋彼岸发送消息;三公里外的北京站,来往旅客陆续在邮局门口排起队伍,发报员王梅也迎来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山西省太原市电信局的高丽娴,经过五年的战备训练与实战,已经可以在六七个工种间自由切换。

和所有年轻人一样,他们掌握一技之长,期望赢得更好的生活。

四十年后,2017年6月15日,北京电报大楼营业厅正式宣布停业。

6月20日,搬到长话大楼的电报业务窗口,无人值班。泛黄的《标准电码本》躲在电脑屏幕支架后边,封面落了一层灰。

“电报业务早就退出大众市场,之所以保留窗口,是因为没有公开宣布它的终结。”联通北京分公司的宣传经理唐柳明说。

虽然电报业务还象征性地存在,但在媒体的报道中,这几乎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在这条曾经的信息高速公路上,他们沉默地忙碌,沉默地让路,沉默地挥别。

大嗓门、耳背、戴手表、不愿透露真名。直到今天,他们身上依然保留着电报人的痕迹。

“在这儿工作,找对象占优势”

北京西长安街11号,北京电报大楼,屋内一片嘈杂。

上百台55式电传机正同时工作,键盘噼噼啪啪。打孔纸条被机器慢吞吞地吐出,滋滋声淹没在传送带发出的齿轮噪音里。成捆的电报从一楼营业大厅“发射”上来,像坐电梯一样,自动掉进四楼的接收筐,发出咚咚的声响。报务员不得不扯着嗓门对话。

不知道的,以为走进了一家工厂车间——24小时运转的传送带,把600平米的屋子分割成好几个区域,待处理的电报单源源不断地传送到报务员身边。

这是贾锡刚参加工作的第二年。这里是他的办公地点,俗称“报房”。

1976年的3月1日,20岁的他骑着飞鸽自行车,到北京电报大楼正式报到。手上戴着父亲送他的西马牌全自动机械手表,金属表壳表带,带日历,不用上弦。

“这个职业要求我们时间观念必须非常强,每一步操作都有时限。”在贾锡刚的印象中,大楼里到处都是钟表,但报务员为了方便掌握时间,基本人人都戴手表。

传送带上的电报单,根据紧急程度,被贴上不同颜色的小条,对应不同的操作时限,从8分钟到90分钟不等。红条是加急,蓝条是政务,黄条最紧急,都是关乎人命安全的。

“但如果是特别急的,就不能等传送带了,处理完要赶紧跑过去,递到下一个处理的人手里”。

工作环境好,楼层高,一层相当于别的楼好几层,还有中央空调。而且一说人家都知道,长安街边儿上有钟的那个大楼,气派。找对象也占优势,最起码政治过硬,工资也高,一个月41块5。最值得一提的是国际电报,亚洲的1块多一个字,比如说一张电报100多字,我一天发100多份电报。当时三大件之一的自行车就是100多块钱一辆,“我一天就制造100多辆自行车呀!”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来源:弘晨 责任编辑:LY004
未特殊说明文章来源,均系乐虎168新闻网原创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转载须注明"稿件来源:乐虎168新闻网",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最新资讯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乐虎168
乐虎官网注册
国际
社会
娱乐
时尚
军事